灾难中的老师们
灾难中的老师们
[ 作者:新华社记者    转贴自:转贴    点击数:2134    更新时间:2008/6/8    文章录入:丁真 ]

灾难中的老师们

谭千秋:德阳东汽中学教导主任

教师遇难前用双臂护住4个学生

新华网德阳市汉旺镇(四川)5月14日电(新华社记者孙闻、田雨)“那四个娃儿真的都活了吗?昨天晚上就听说有个老师救了4个娃儿,我哪知道就是你……”张关蓉扑到丈夫的遗体上放声恸哭。

  深夜的德阳市汉旺镇,冷雨凄厉,悲声四处,呼啸而过的救护车最能给人带来一丝慰藉,那意味着又有一个生命在奔向希望。

  5月13日23时50分,救护车的鸣笛声响彻汉旺镇——中国地震应急搜救中心的救援人员在德阳市东汽中学的坍塌教学楼里连续救出了4个学生。

  “我侄女是高二一班的学生,要不是有他们老师在上面护着,这4个娃儿一个也活不了!”被救女生刘红丽的舅舅对记者说。

  “那个老师呢?”

  “唉……他可是个大好人,大英雄噢!”说着,刘红丽舅舅的眼圈红了。他告诉记者,那是一位男老师,快50岁了。

  13日一早,设在学校操场上的临时停尸场上,记者从工作人员手中的遗体登记册里查到了这位英雄教师的名字——谭千秋。他的遗体是13日22时12分从废墟中扒出来的。

  “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四个学生都活了!”一位救援人员向记者描述着当时的场景。

  谭老师的妻子张关蓉正在仔细地擦拭着丈夫的遗体:脸上的每一粒沙尘都被轻轻拭去;细细梳理蓬乱的头发,梳成他生前习惯的发型。谭老师的后脑被楼板砸得深凹下去……

  当张关蓉拉起谭千秋的手臂,要给他擦去血迹时,丈夫僵硬的手指再次触痛了她脆弱的神经:“昨天抬过来的时候还是软软的,咋就变得这么硬啊!”张关蓉轻揉着丈夫的手臂,恸哭失声……

  就是这双曾传播无数知识的手臂,在地震发生的一瞬间从死神手中夺回了四个年轻的生命,手臂上的伤痕清晰地记录下了这一切!

  “那天早上他还跟平常一样,6点就起来了,给我们的小女儿洗漱穿戴好,带着她出去散步,然后早早地赶到学校上班了。这一走就再也没回。女儿还在家里喊着爸爸啊!”张关蓉泣不成声。

  “谭老师是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兼着高二和高三年级的政治课。”陪着张关蓉守在谭老师遗体旁的同事夏开秀老师说,“在我们学校的老师里他是最心疼学生的一个,走在校园里的时候,远远地看到地上有一块小石头他都要走过去捡走,怕学生们玩耍的时候受伤。”

  操场上,学生家长按当地习俗为谭老师燃起了一串鞭炮……

张米亚:汶川县映秀镇小学老师

老师遇难前用双臂护住两名幸存孩子

据新华社电与死神赛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夜。那一个个救援、自救、互救的动人故事,像擂鼓敲击着每个人的心房;那废墟中闪耀着的人性光辉,像阳光照亮了天地,向世界展示着我们民族无与伦比的坚韧和顽强。

  “摘下我的翅膀送给你飞翔”

  当汶川县映秀镇的群众徒手搬开垮塌的镇小学教学楼的一角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名男子跪仆在废墟上,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孩子,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两个孩子还活着,而“雄鹰”已经气绝!由于紧抱孩子的手臂已经僵硬,救援人员只得含泪将之锯掉才把孩子救出。

  这名男子是该校29岁的老师张米亚。“摘下我的翅膀,送给你飞翔。”多才多艺、最爱唱歌的张米亚用生命诠释了这句歌词。张老师的妻子和不满3岁的儿子也被垮塌的房屋深埋……

  “孩子,妈妈来不及啊”

  汶川映秀幼儿园的聂晓燕老师始终守护在垮塌的教学楼边,她遇难的孩子被挖出,聂晓燕的眼泪如山洪暴发:“娃娃……妈妈……来不及啊……”

  地震时,孩子们都在睡午觉,聂晓燕一手一个抱出了两个孩子,而她自己的孩子还在屋子里!“娃娃,你的脸怎么这么脏啊?”聂晓燕和丈夫用手帕轻轻地擦着孩子满是灰尘的头发和脸蛋,好像生怕把孩子弄醒。

  “我们要一起活下去”

  大震袭来之时,重庆市两个共有55名游客的旅游团队行进在距汶川50多公里处。“快往公路边的平坝跑,快往公路边的平坝跑……”导游刘晓容和余九冬声嘶力竭地喊着。庞大的队伍在两名小女子的指挥下迅速集中到了公路边的平坝上。

  逃生途中,这支特殊的队伍互相扶持、互相鼓励。绕过一段又一段断裂的公路,狂奔过800米摇摇欲塌的隧道。5个多小时后,终于见到救援者。

  “一起活下去是唯一的信念,我们从彼此的依赖、信任、扶持中获取动力。”余九冬对记者说。

  废墟下互相提醒“不要睡着了”

  什邡县蓥华中学被埋在废墟下的16个孩子,当被救援人员告知要少说话,保存体力时,立即拿出身边的课本,默默地认真地学习起来,同时悄悄地相互提醒:“不要睡着了。”孩子们得救了。女孩张曼见到老师陈全红的第一句话就是:“陈老师,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原谅我好吗?”男孩蒋蒙则反复念叨:“下面还有人……”

瞿万容:绵竹遵道镇幼儿园老师

幼儿园老师舍身为孩子挡垮塌的水泥板

新华社电(记者刘海叶建平苑坚)四川绵竹市遵道镇是本次汶川地震受灾较为严重的乡镇之一,当地80%农房垮塌,目前已造成400余人死亡,被埋人数目前尚无法统计。13日,记者深入遵道镇采访,发现了3名在抗震救灾中的普通人物,他们用微薄的力量体现着生命的尊严与伟大。

  用身体挡水泥板孩子获救老师牺牲

  汶川地震发生后,遵道镇欢欢幼儿园发生整体垮塌,而此时80多名孩子正在午睡,除园长在外出差,5名老师都在园内。此次地震共造成50多名小孩和3名老师死亡,目前仍有两名老师在医院抢救,一名孩子生死不明。

  地震发生后,孩子家长很快就聚集在幼儿园废墟周围,不停地呼喊着孩子的名字,开始孩子们还能在废墟中发出微弱的回应,但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逝去,回应声越来越弱。家长们也只能无奈地坐在废墟边上,焦急地等待着救援队伍到来。

  幼儿园园长李娟回忆起瞿万容老师被救援队发现的情形,泣不成声。“当时瞿老师扑在地上,用后背牢牢地挡住了垮塌的水泥板,怀里还紧紧抱着一名小孩。小孩获救了,但瞿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

  在幼儿园废墟里,记者看到孩子们使用的小枕头、小盖被,还有散落的一只只小鞋。人们不愿再去想像当时的慌乱与无助,但正因为有了像瞿老师一样的平凡人,才让更多孩子得救。

刘宁:北川第一中学教师

教师刘宁地震来临救出59名学生自己女儿丧生

新华网四川北川5月14日电题:北川教师刘宁:地震来临救出学生却永远失去女儿

  新华社记者刘大江、冯昌勇、黄堃

  5月14日7时30分,这是令北川县第一中学教师刘宁永远悲恸的时刻:念初三的女儿终于从水泥断块下被“掏”出来,但却永远离开了他。这个外表粗犷的坚强汉子,在睹见女儿遗体的一刹那,突然情绪失控,放声大哭。悲怆之情,令包括记者在内的周围人潸然泪下。

  这个在5月12日大地震中失去女儿的教师,却在地震发生时刻,机智勇敢地保护了自己班上59名学生,使他们安全脱险。

  刘宁是北川县第一中学初一六班班主任。地震发生的时刻,刘宁正带领自己59名学生在县委礼堂参加“五四”青年庆祝会。“礼堂突然在晃动,而且越晃越厉害。”经验丰富的刘宁马上意识到发生了地震。他招呼同学们不要乱跑。“县委礼堂的椅子离地较高,我叫学生立即就地蹲进结实的铁椅子下面,千万不要乱动”刘宁说。

  正是刘宁老师在关键时刻的冷静,全班59名同学中只有两个受了轻伤。

  当时的情形是,礼堂发生部分坍塌,沉重坚硬的横梁和砖头水泥雨点般向下砸,“学生们躲在椅子下面,牢固结实的铁椅子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保护作用。”刘宁回忆说。

  初一六班一名学生心有余悸地向记者描述当时场面:我蹲在椅子下面,听见屋顶垮塌掉下来的横梁砖头砸在铁椅子上面发出的砰砰声,非常害怕,护在我身上的铁椅子每被砸一下,我的心都要剧烈地抖一下,“我好害怕铁椅子被砸穿哦”,几分钟之后,屋顶坍塌的重物终于停止向下砸。地震暂时过去了。

  就这样,59名学生奇迹般得救了。但刘宁老师在救援学生时,双手被坚硬的水泥划得鲜血淋漓。

  刘宁说,我们跑出县委礼堂时,发现整座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往日的高楼现在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泥瓦砾垃圾场。到处是呻吟的声音,满目是被砸倒在地的人群。“学校肯定也出事了,我们赶紧往学校方向跑。”

  跑回学校时,刘宁惊呆了。两座教学楼垮塌,其中一座被地震完全“粉碎”。刘宁说,要知道,这个校区有2600多名学生。后来刘宁才得知,被压在废墟下面的学生有1000名左右。

  刘宁的宝贝女儿刘怡,在北川县第一中学念书,她当时也被压在废墟下面。

  幸存下来的教职员工投入紧张的救援工作之中。刘宁在抢救其他学生的同时,每次经过女儿被困的废墟时,感觉一阵阵巨大心痛袭来。女儿被压在巨大的水泥板下面,由于缺乏大型吊车机械,暂时还无法救援。

  女儿刘怡所在的初三一班,在二楼,地震发生后,她被压在课桌下面。“据同样困在里面的同学喊话,女儿还活着,只是脚受了伤。”刘宁说,但形势很快发生变化。由于这两天余震不断,女儿被困的空间已经被新塌下来的东西挤占,可爱的女儿永远回不来了。

 

 

杜正香:绵阳平武县南坝小学代课老师

代课老师杜正香临死胸前护着三个幼小学生

新华网四川南坝5月15日电(记者陈君丛峰张崇防)“挖出来了!挖出来了!杜老师找到了!”震后一直守候在南坝小学校门口的老师和家长们围拢上来。

  5月14日10时,震后第三天,当解放军官兵掀开因地震完全坍塌的绵阳市平武县南坝小学的一根钢筋水泥横梁时,眼前的一幕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一位死去多时的女老师趴在瓦砾里,头朝着门的方向,双手紧紧地各拉着一个年幼的孩子,胸前还护着三个幼小的生命。

  人们口中说的杜老师叫杜正香,是南坝小学学前班中班的代课老师,不过孩子们更喜欢摇着她的手喊她“杜婆婆”,其实杜老师今年才48岁。

  “看得出她是要把这些孩子们带出即将倒塌的教学楼,她用自己的肩背为孩子们挡住了坠落的横梁。”参与搜救的解放军战士说,杜老师以生命守护的五个孩子最终没能生还,这可能是她唯一的遗憾。

  “小心挖,注意保护杜老师的遗体。”这句话在搜救人员中互相传递。

  “杜老师要不是为了救学生,自己一个人肯定能跑出来。”她的同事语文老师杨树兰说,“可我知道,她肯定不会扔下自己的学生们。”

  5月12日地震发生时,杨树兰正在学校的宿舍午休,当她连滚带爬跑到操场上时,正好看见杜正香一把将送小孙子上学的严明君老太太祖孙俩推出了摇晃中的教学楼,转身冲进一楼的教室,连抱带拉救出几个孩子,之后她又冲进了已是烟尘滚滚、不停摆动中的教学楼。这是杨树兰和其他人最后一次看到杜正香老师的身影……

  位于平武县腹地的南坝镇是此次地震的重灾区之一,由于桥梁坍塌和山体滑坡导致与外界的交通完全中断,水电通讯也彻底瘫痪,成了与世隔绝的震后“孤岛”。南坝全镇大部分房屋倒塌,剩下的也都成了危房。

  南坝小学是南坝镇伤亡最为惨重的,两座3层高的教学楼全部倒塌,全校870多名学生中142人死亡,170多人失踪。

  王全香老师说,同样在一楼的学前班大班的三四十个孩子都自己跑出来了,可是杜正香班上的孩子都太小,肯定被剧烈的地震吓呆了跑不动,要不然杜老师也不会跑进去那么多次,她舍不得自己的孩子。

  杜老师的丈夫严正明回忆起自己的妻子,哽咽里还有骄傲:“我知道她一定会那样做,她一直对学生们很好。”

  和四川其他边远山区村镇一样,南坝镇绝大多数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家里只剩下老老小小。爷爷奶奶们也都放心把自己的孙子孙女交给她照顾。孩子们都亲热地喊她“婆婆”,特别熟的就干脆叫她“老杜”,她也不介意。

  杜正香对孩子好是出了名的,她已经在南坝代课20多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她还是附近落河盖的社长,为人好是出了名的。

  这次地震,杜老师班上的孩子获救的并不多,可是家长们都没有怨言,“都知道她对孩子好,怎么能怪她”。

  14日下午,全镇幸存的村民自发为杜正香出殡,队伍从山上拉到山下,他们都要来送送这位好老师。

 

 

周汝兰:彭州市红岩小学幼儿园老师

幼儿园老师4次冲进教室救出52名孩子

据新华社电彭州市红岩小学幼儿园老师周汝兰,地震发生时冒着生命危险救出52名孩子。

  12日下午2时28分,正在红岩小学幼儿园大班给孩子们上课,周汝兰突然感到教室在剧烈地摇晃,她立即意识到地震了!

  周汝兰对全班52名4至6岁的孩子们大声喊道:“孩子们,快往门外跑,快跑!”看着平时说话温和的周老师大声叫喊,满脸稚气的孩子们都张着小嘴惊讶地看着她,一动也不动。

  周汝兰一边喊,一边拉着两个孩子就往外跑,孩子们这才一个个跟着老师跑出教室,趴在小院子里。

  可是,教室里还有10多个孩子呆呆地坐着,几个孩子还趴在课桌上睡着了。周汝兰立即跑回教室,一手拉一个,踉踉跄跄地往外跑,几名孩子随后跟着跑了出来。

  放下手中的孩子后,周汝兰看到教室的瓦片已被震碎,一块块地往下掉。她往教室里一看,讲台左边第一排还有3个孩子趴在课桌上睡觉,孩子们的头上和身上已经覆盖了一层灰尘。周汝兰几个箭步冲到孩子身边,左手拉一个,右手抱一个,又救出两个孩子,这时她已经疲惫不堪了。

  教室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眼看就要倒塌了,还有最后一个孩子留在教室里。她第四次冲进了教室,把最后一个孩子揽入怀中,冲出教室,扑倒在地上。

  52个孩子终于安然无恙!周汝兰事后对记者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一个孩子出事!”

 

 

何代英:绵竹遵道镇欢欢幼儿园老师

重伤教师得知所护两名学生无恙后死去

“妈妈,求求你答应我一声……”绵竹市遵道镇欢欢幼儿园废墟前,一名11岁的男孩悲痛的哭喊令在场每一个人心碎。在强震中,这所幼儿园共有68位幼儿和教师被夺走了生命。36岁的女教师何代英拼死护住了怀里的两个孩子,而她自己却再也听不见儿子的呼唤了。几乎被震碎的遵道镇,幸存的人们抽泣着诉说了这位英勇女教师的故事。她的丈夫则擦干了眼泪,选择继续留下来:“我要留在镇上做志愿者,陪着她。”

  60多个稚嫩的生命消失了

  山脚下的欢欢幼儿园是一座三层小楼,震后变成了一堆瓦砾,已辨不出原来的模样。12日下午那一刻,何老师正在三楼领着孩子们唱儿歌,突然地动山摇,受惊的孩子们歌声顿时变成哭声,教室一片慌乱。“地震了!”何老师大喊一声,“孩子们快跟我走!”她就手抱起身边的两个孩子,一边指挥其他孩子向楼下疏散。然而,惨剧还是发生了,这些毫无自救能力的幼儿瞪大着惊恐的眼睛被轰然倒塌的屋顶、墙壁掩埋,跑在最后面的何老师也没能出来……

  镇上幸存的乡亲们很快从四处赶来,顶着不断的余震展开救援。他们用铁锹挖,用棍子撬,扒开一片又一片废墟,浑身鲜血的孩子们只有30多个活了下来,其他60多个已经面目全非,一个个鲜活稚嫩的小生命过早地夭折在冰冷的钢筋水泥中……

  拼死护住怀里的两个孩子

  地震发生时,何老师的丈夫文清云就在欢欢幼儿园对面不远的小吃店里和面,“不好了!”他赶紧冲出门,拔腿先往山坡上的儿子的小学跑,两分钟后他看到儿子安然无事,抱起他扭头又往欢欢幼儿园冲……当看到眼前的一片废墟时,他的腿一软:“完了,没得救了!”

  孩子从他怀里挣脱,扑向废墟大叫“妈妈,妈妈……”文清云定了定神,“赶紧救人!”他一把抓过乡亲们带来的工具,疯狂地挖着,结果还是不行,他就用双手去刨,旁边的乡亲不忍心提醒他,“歇一歇吧,你的手都淌血了。”他好像没听见,继续挖着、刨着……儿子急得围绕着废墟跑来跑去,边跑边哭喊:“妈妈,你听见我了没有啊?”

  挖土机来了,救援速度加快,13日凌晨3点,何老师终于被挖了出来,现场的人们惊呆了:满身满脸鲜血和泥土的她还有微弱气息,两条胳膊紧紧护住怀里的两个幼儿。这两个幼儿因为受了惊吓在啼哭,但身体几乎没有受伤。

  文清云看着眼前的妻子,心如刀绞:这还是那个白净漂亮的代英吗?妻子的后脑勺被楼板压得凹陷了一块,两条胳膊骨折,腰部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右腿骨折,右脚被扭曲,脚后跟朝着前面……他哽咽着轻声叫:“代英!”妻子微微睁开眼问:“娃儿有没有事?”听到怀里的两个孩子都没事后,她微微笑了笑,“要不是为了这两个娃儿,我埋在下面这么长时间根本就撑不下去……”她的话,让在场的男女老少都失声痛哭。

  然而,送到医院后,伤势过重的何老师还是没能挺过去,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心爱的孩子们,“她被挖出来后,听说怀里的两个孩子都没事,很高兴,可是听说园里的孩子死了三分之二,她一下子就挺不住了……”

  孩子们最爱是她

  “医生告诉我她死了,我不相信,还在给她做人工呼吸,一直做……”记者眼前的文清云眼角含泪,“我知道我是自己在欺骗自己,可就是不觉得她是真的死了。”这个朴素的川西汉子脸色黝黑,直到震后第6天记者见到他时,他的双手指头和关节处还结着痂,“我真后悔没有早点把她刨出来!”“她就是喜欢孩子,一跟孩子在一起就开心。”整个幼儿园一共5个老师,孩子们最喜欢的也是何老师,而代英也天天回来跟丈夫说班里的孩子怎么怎么可爱,有时候听得自己的儿子在一旁“嫉妒”得要抗议。偶尔遇到有孩子出现头疼脑热,她就急得不得了,比自己孩子生病还着急……

  欢欢幼儿园是遵道镇最大的一所民办幼儿园,尽管在这里入园的孩子不少,效益却一般。何代英今年2月份到这里工作,只拿过一次工资,300元。

  悲情丈夫选择坚强

  强震过后,遵道镇上的幸存者们全都住进了统一安置的帐篷,文清云指了指山坡上的一个位置,“那就是我们原来的家,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住进安置点时,他只剩下了身上的衣服和一双塑料拖鞋,却随身珍藏着妻子的身份证,因为上面有妻子的照片。

  何老师下葬那天,他带着11岁的儿子上山亲手给她挖了一个坟,儿子好像一夜间长大了,“爸爸,我不害怕,我要看一看妈妈。”震后,镇上的学校已经全部停课。文清云把儿子送到了德阳市的一个亲戚家,而他自己,则拒绝了亲戚朋友的好意,继续留在遵道镇。

  “我想做志愿者,什么能做就做什么,这样还能陪一陪代英。”他选择的,是最累最危险的活,清理废墟和街道上的垃圾,把他们集中起来焚烧,“这样可以防止瘟疫和传染病。”快报特派记者郑春平

 

 

叶志平:四川安桑枣中学校长

中学校长加固教学楼使2300余师生震后无一伤亡

  新华网四川安县5月24日电题:一个灾区农村中学校长的避险意识

  新华社记者朱玉、万一、刘红灿

  他矮,胖胖的。

  他所在的中学,是四川安县桑枣中学,是一所初级中学,在绵阳周边非常有名。学校因教学质量高,连续13年都是全县中考第一名,周围家长都拼命把孩子往里送。学生最多的班,有80多名学生,最前排的学生几乎坐在老师下巴前。

  地震来临时,他正在绵阳办事。大地震动,他站不稳,只好与学校的总务长互相抱着。

  手机打不通,电话断了,第一波震荡过去后,他立即驱车往地处重灾区的学校赶。

  车开得飞快,路上他一句话也不说。

  他惦记着学校那栋没有通过验收的实验教学楼,心里最怕的是那栋楼出事。

  上世纪80年代中,那栋楼建设时,学校没有找正规的建筑公司,断断续续地盖了两年多。到后来,没有人敢为这栋楼验收。

  新的实验教学楼盖好了,老师和学生谁也不愿意搬进去,哪个都知道没有人敢验收的楼,建筑质量是什么样的成色。

  当时,他还是普通教师,是学校为数不多的党员之一,别人不敢搬,他只好带头搬。

  搬进新楼时,新楼的楼梯栏杆都是摇摇晃晃的。灯泡各式各样,参差不齐,教室本应雪白的墙上,只有底灰,什么都没有。

  后来,他当领导了,下决心一定要修这栋楼。

  1997年,他把与这栋新楼相连的一栋厕所楼拆除了。因为他发现,厕所楼的建筑质量很差,污水锈蚀了钢筋。他怕建筑质量不高的厕所楼牵连同样质量可疑的新楼,要求施工队重新在一楼的安全处搭建了厕所,这样,虽然高层教室上课的同学上厕所不太方便,但是,孩子们安全。

  1998年,他发现新楼的楼板缝中填的不是水泥,而是水泥纸袋。他生气,找正规建筑公司,重新在板缝中老老实实地灌注了混凝土。

  1999年,他又花钱,将已经不太新的楼原来华而不实、却又很沉重的砖栏杆拆掉,换上轻巧美观结实的钢管栏杆。接着,他又对这栋楼动了大手术,将整栋楼的22根承重柱子,按正规的要求,从37厘米直径的三七柱,重新灌水泥,加粗为50厘米以上的五零柱,他动手测量,每根柱子直径加粗了15厘米。

  这栋实验教学楼,建筑时才花了17万元,光加固就花了40多万元。

  学校没有钱,他一点点向教育局要,领导支持,他修楼的钱就这样左一个5万元、右一个5万元的化缘而来。

  教学楼时刻要用,他就与施工单位协调,利用寒暑假和周末,蚂蚁啃骨头般,一点点将这栋有16个教室的楼修好。

  对新建的楼,他的要求更是严。楼外立面贴的大理石面,只贴一下不行,他不放心,怕掉下来砸到学生,他让施工者每块大理石板都打四个孔,然后用四个金属钉挂在外墙上,再粘好。建筑外檐装修的术语讲,这叫“干挂”。

  因此,即使是如前些天的大地震,教学楼的大理石面,没有一块掉下来。

  他知道,教学楼不建结实,早晚会出事,出了事,没法向娃娃家长交代。

  不是没有见过出事的学校,有的学校墙没弄结实倒塌砸到学生,有的学校组织不好,造成学生踩踏事故。

  他不能让这样的危险降临在自己学生的身上。于是,他从2005年开始,每学期要在全校组织一次紧急疏散的演习。

  会事先告知学生,本周有演习,但娃娃们具体不知道是哪一天。等到特定的一天,课间操或者学生休息时,学校会突然用高音喇叭喊:全校紧急疏散!

  每个班的疏散路线都是固定的,学校早已规划好。两个班疏散时合用一个楼梯,每班必须排成单行。每个班级疏散到操场上的位置也是固定的,每次各班级都站在自己的地方,不会错。

  教室里面一般是9列8行,前4行从前门撤离,后4行从后门撤离,每列走哪条通道,娃娃们早已被事先教育好。孩子们事先还被告知的有,在2楼、3楼教室里的学生要跑得快些,以免堵塞逃生通道;在4楼、5楼的学生要跑得慢些,否则会在楼道中造成人流积压。

  学校紧急疏散时,他让人记时,不比速度,只讲评各班级存在的问题。

  刚搞紧急疏散时,学生当是娱乐,半大孩子除了觉得好玩外,还认为多此一举,有反对意见,但他坚持。

  后来,学生老师都习惯了,每次疏散都井然有序。

  他对老师的站位都有要求。老师不是上完课甩手就走,而是在适当的时候要站在适当的位置,他认为适当的时候是:下课后、课间操、午饭晚饭,放晚自习和紧急疏散时——都是教学楼中人流量最大的时候;他认为适当的位置是:各层的楼梯拐弯处。

  老师之所以被要求站在那里的原因是,拐弯处最容易摔,孩子如果在这里摔了,老师毕竟是成人,力气大些,可以一把把孩子从人流中抓住提起来,不至于让别人踩到娃娃。

  每周二都是学校规定的安全教育时间,让老师专门讲交通安全和饮食卫生等。他管得严,集体开会时,他不允许学生拖着自己的椅子走,要求大家必须平端椅子——因为拖着的椅子会绊倒人,后面的学生看不到前面倒的人,还会往前涌,所有的踩踏都是这样出现的。

  那天地震,他不在。学生们正是按着平时学校要求、他们也练熟了的方式疏散的。地震波一来,老师喊:所有人趴在桌子下!学生们立即趴下去。

  老师们把教室的前后门都打开了,怕地震扭曲了房门。

  震波一过,学生们立即冲出了教室,老师站在楼梯上,喊:“快一点,慢一点!”

  老师们说,喊出的话自己事后想想,都觉得矛盾和可笑。但当时的心情,既怕学生跑得太慢,再遇到地震,又怕学生跑得太快,摔倒了——关键时候的摔倒,可不是玩的。

  那天,连怀孕的老师都按照平时的学校要求行事。地震强烈得使挺着大肚子的女老师站不住,抓紧黑板跪在讲台上,但也没有先于学生逃走。唯一不合学校要求的是,几个男生护送着怀孕的老师同时下了楼。

  由于平时的多次演习,地震发生后,全校师生,2200多名学生,上百名老师,从不同的教学楼和不同的教室中,全部冲到操场,以班级为组织站好,用时1分36秒。

  学校所在的安县紧临着地震最为惨烈的北川,学校外的房子百分之百受损,90多位教师的房子都垮塌了,其中70多位老师,家里砸得什么都没有了。

  他从绵阳疯了似地冲回来,冲进学校,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8栋教学楼部分坍塌,全部成为危楼。他的学生,11岁到15岁的娃娃们,都挨得紧紧地站在操场上,老师们站在最外圈,四周是教学楼。

  他最为担心的那栋他主持修理了多年的实验教学楼,没有塌,那座楼上的教室里,地震时坐着700多名学生和他们的老师。

  老师们迎着他报告:学生没事,老师们都没事。

  他后来说,那时,他浑身都软了。55岁的他,哭了。

  通信恢复后,老师们接到家长的电话,会扯着大声骄傲地告诉家长:我们学校,学生无一伤亡,老师无一伤亡——说话时眼中噙着泪。

  他的老师们收入都不高,教师平均月收入1126.78元。学校的墙上写着:“责任高于一切,成就源于付出。”

  那时,在大震时分布四处的学生家长们的伤亡数尚在统计中,学校墙外的镇子上,也是房倒屋塌,求救声一片。但是一个镇里的农村初中,却在大震之后,把孩子们带到了家长面前,告诉家长,娃娃连汗毛也没有伤一根。

  他叫叶志平,是安县桑枣中学校长,四川省优秀校长。

 

 

蒲斌:聚源中学初二年级地理老师

老师距离门外仅1米放弃逃生机会救学生

  [墓志铭]

  讲台是你的阵地,地震来时哪怕一米也不离开。身下护五个孩子,地震后双臂怎么也分不开。

  蒲斌

  性别:男

  终年:27岁

  身份:聚源中学初二年级地理老师

  遇难时间: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30分左右

  遇难地点:聚源中学一层初二(七)班教室

  聚源中学所有幸存老师都被眼前的一个事实震撼了,刚从外校轮岗来的蒲斌,为了营救更多的孩子,当教学楼坍塌下来时,他距离门外只有一米。有老师说,如果蒲斌不管学生或者少救一个学生,他完全可以一步跨出教室,那样他就没事了。

  当人们找到蒲斌时,发现他和他身下的五个学生已经没有呼吸。不过,蒲斌用来保护孩子的双臂怎么也分不开。

  地理课上爱讲课外知识

  谈起蒲斌,聚源中学每一个受访老师都说之前的印象并不深。蒲斌今年27岁,去年九月从都江堰市崇义中学轮岗到聚源中学。教初二地理课。

  在幸存学生蒲林轩的眼中,蒲斌是一个严格要求但从不体罚学生的老师,有学生不愿听课,他也只是让这个同学站两分钟,然后坐下。课间,蒲斌喜欢给同学们讲一些课外知识。

  让蒲林轩记忆深刻的是,蒲老师有一次讲到喜马拉雅山时,还找来了一张喜马拉雅山的三维地形图。蒲斌只用了一句话就让同学们明白了三维图的与众不同,“三维图除了有长宽,还有厚度,跟看电视差不多。”

  出事那天,蒲斌在讲上一届的地理试卷,开始前,还给同学们讲了环航世界的故事。很多同学听得入了谜。

  一直站在讲台上挥手让学生跑

  从覃斌老师介绍的情况,蒲斌老师所在的二(7)班就在教学楼的一楼。

  逃过一劫的蒲林轩回忆,当时刚刚上课不久,正在讲地理试卷,突然感觉整栋教学楼开始左右摇晃,正站在讲台上给学生讲卷子的蒲斌险些被摔倒,他一把抓住讲桌才稳住了身子。蒲林轩说,他还没有完全站稳,就听到蒲老师大喊,“地震,快跑!快跑!”

  也就是那一刻,教室里炸开了锅。坐在靠前的同学很快撤离了教室,跑到操场上。蒲林轩的好友许文强也是其中一个。

  不过,他清晰记得,在同学们跑出教室的时候,蒲斌老师一直站在讲台上,一边大喊快跑,一边不断地挥动手臂,叫同学们迅速撤离。

  一阵冲天的黑色粉尘过后,许文强看到自己的教室塌了,蒲斌老师再也没有出来。

  撑着门框,身下五个孩子

  事后不久,人们开始拼命救援。

  当晚10点,来自温江的救援武警战士从聚源中学的废墟中挖出了一个男人,他依靠着教室前门的门框边,双臂张开,呈一个保护、拥抱的姿势。

  当武警战士扒开瓦砾时,发现此人的身下,还有五个孩子。不过,都已停止呼吸。

  坚持救援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的聚源中学体育老师覃斌,在当晚一眼认出这个男人就是蒲斌,从他遇难的位置看,正处在教室前门边,“如果他早跨出一步,就安全了。”

  最后一个被蒲老师推出门外的学生王茜说,当时教室很混乱,同学们吓得大叫不止,她在逃生时被人踩了一脚,鞋子也不知去向。靠近门边时,只感觉背后有人猛地推了一把。后来有同学告诉她,正是蒲斌老师的一掌,她才得救了。

  记者昨天从该校了解到,聚源中学1600多名学生,现已发现遇难学生269人,还有十余人下落不明。另有6名教师罹难。

  从覃斌老师提供的分布图看,只有蒲斌所在的教室距离逃生通道最近,也只有蒲斌所在的位置最容易逃生,但他却是最后一个靠近安全线。

  二(7)班班主任王作均说,全班76名学生,这次地震有56人逃生,逃生者的座次均分布前中部,无论地震速度来得怎么快,从蒲斌的位置看,他都应该能生还。

  事实上,蒲斌还是没有离开。

  父亲将5000元捐给学校

  和蒲斌搭班的英语老师张树生说,今年初,蒲斌和远在彭州一中教英语的女友杨琴结婚。

  轮岗到聚源中学后,一直内向的蒲斌还是积极参加学校活动。并不会打篮球的蒲斌还是经常到球场上充当拉拉队员。

  朴素,内向,工作踏实。这是所有受访老师对蒲斌的评价。

  蒲斌的遗体被抬到学校临时在操场上搭建的棚子里,他和那些曾经教过的学生们又到了一起。新婚妻子杨琴从彭州赶到都江堰后,再也没有听到丈夫的声音。

  张树生老师说,蒲斌被发现时,他的眼睛、鼻孔、耳朵和嘴巴里全被泥沙填满了,但他的双手却一直呈保护状态的张开。由于挤压过久,蒲斌的手臂无法伸直。

  蒲斌父亲蒲雪忠老人得知儿子遇难的消息后,连夜赶到学校。

  在一群家长的面前,他听到了最多的一句话,“我的孩子是你儿子救的。”

  不久,有一家红十字会给蒲雪忠老人捐款5000元。

  前天中午,蒲雪忠再次赶回伤心地,找到了学校校长。他说,现在儿子不在了,他和老伴退休在家,也不需要钱了,他坚持把钱留给学校,已捐给最需要的学生那里。

  校长谷胜聪接过捐款,他和很多在场老师都哭了。

  和蒲雪忠一起到学校的,还有蒲斌的母亲。她手里捧着儿子送的母亲节礼物,那是一套暗红的新外套,到现在她都舍不得打开。

  本报记者吕宗恕

  • 上一篇文章: 面对飞石瓦砾,她用双臂护住了孩子

  • 下一篇文章: 永远记着母恩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6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